产品介绍

马鹤琪 我不能丢师父郭德纲的人(图)

发布日期:2021-10-26 14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因为郭德纲,也因为一个京派相声人单人独骑来到西安发展,马鹤琪引起了记者的关注。虽然在西安一年的发展并不能说很顺利,但这位从德云社走出的青年相声演员正准备在西安买房,并将妻子接来,把西安作为事业长期发展的基地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马鹤琪表示,不会在西安丢师父郭德纲的人。

  马鹤琪是东北人,原名马宏波,从小就喜欢曲艺的他,17岁时还专门给单田芳写了一封信,询问评书相声的专门学校。他说单老师的秘书打来电话,告诉他天津有一家中国北方曲艺学校。一天也没学过曲艺的马宏波在家准备了半年,2001年竟然让他考上了。2004年毕业后,他又考上了北京的中曲演艺学院,校长是刘兰芳。

  2006年时,还没毕业的马宏波就通过在德云社的朋友李根介绍,来到德云社。他现在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演出的场景。那天见面后,郭德纲就给马宏波说,“你今儿使一个。”他接着曹云金的节目《鸡上树》表演了一段《八扇屏》,这段相声二十多分钟,可是他表演到20分钟时,现场的气氛都没开,他抖的“包袱”也没响。“700人的场子,600人都没笑,还有人鼓倒掌。”他下来后,郭德纲告诉他,包袱没响是好事,“20岁时被轰下来,比60岁被轰下来好。”接着又给他讲了半个钟头该如何使活儿。回学校的路上,他一路上耳朵都嗡嗡直响,想着自己怎么会演得这么差。

  “本来觉得没机会了,没过一个星期,师父让我再来一次。”马宏波再次见到郭德纲时,听到的是自己被收为弟子的消息。“我眼泪立刻下来了,跪下来磕了三个响头。”并被取艺名为马鹤琪。

  一场八十元,马鹤琪开始了在德云社的演出,从2006年开始,他先后演出了一千多场。从 年8月到2007年3月,他就住在郭德纲家里。一开始效果不好,但郭德纲场场给他派活。“我学校学的东西一开始没有及时融入剧场,我逐渐转变,适应观众,适应市场。”

  马鹤琪说,郭德纲对于相声特别认真,指导他相声时,可以一口气说四个小时,而这四个小时,只是在台上五分钟的表演。“师父说的是感觉、节奏、台上语言的运用以及人物的刻画,点拨的是一个演员的悟性。”

  郭德纲这种一对一的口传心授让马鹤琪获益匪浅,“师父说,口传是大德行,心授是大智慧。”目前马鹤琪掌握的数十个段子,基本都是传统的,因为郭德纲说先有继承再有发展。

  在德云社马鹤琪一周七天天天在演,也到外地商演,但北京的生活压力特别大,即便最高时曾经月入万元,但已成了家的他还是买不起房子,想到孩子未来的教育,在辗转反侧半年后,他决定去外地发展。通过网络了解到西安的相声市场发展得不错,他向师父表达来陕发展的愿望并得到了支持。郭德纲告诉他,“如遇坎坷,随时回来。”

  2011年3月,马鹤琪只身来到西安,通过同样说相声的朋友赵建明的联系,他先在珍友社演出了2个月。因为珍友社换场地,他歇了半年多,这半年马鹤琪说一方面是自己身体不太好,另一方面也是在进行创作,只是偶尔参加商业演出。接下来,他又去青曲社演出了四个月。然后参与了德笑堂的演出,如今开始在天禧苑和福宝阁演出。

  “在德笑堂的最后一场演出,我和平时一样表演,却不知道接下来就停演了。”短短一年间,马鹤琪几乎走遍了西安的相声园子,这其中既有主动的选择,也有漂泊的无奈。“在家靠父母,出外靠朋友”,马鹤琪说他要特别感谢包括苗阜、马腾翔与赵建明这些西安朋友对他的帮助和支持。

  谈到西安的相声市场,马鹤琪觉得目前没有一家相声园子将宣传达到极致。“十个西安人里可能有九个人不知道相声园子。不是不想听,是不知道还有。”在他看来,京津陕三地相声,各具特色,“陕派相声更豪爽,津派更幽默,京派更注重文学性。”他也希望通过自己,让西安的观众听到一些京派的相声。

  马鹤琪说他在天禧苑和福宝阁的月收入在五千左右,但因为买房压力大,他还要接一些“外穴”的私活,参加商演、庆典节目,商演一场的费用大概是三四千元,他说这几天就要去彬县参加一个农垦节的演出。

  “在西安演出不久,在论坛里,就有人说我不是郭德纲的徒弟,是打着郭德纲的旗号来的。”去年郭德纲来西安演出时,特别嘱咐郑小山、魏元成、苗阜等众多相声同仁,马鹤琪是他在西安唯一的学生,希望大家多提携。虽然此前的“口盟”确定了郭德纲收下他这个徒弟,但没有举行仪式,今年7月7日,马鹤琪正式在北京德云社进行“摆知仪式”,现在他手中有一把扇子,上面写着“徒:马鹤琪 壬辰年夏月摆知。师:郭德纲。”马鹤琪笑称这就是“相声演员的身份证”。

  在德云社时,马鹤琪最初的搭档是侯宝林的长孙侯震,在德云社鹤字科摆知专场上,可以看到他与郎鹤焱搭档的《买卖论》,但搭档一直是让他头疼的问题。马鹤琪作为主持人参加了郭德纲在西安的演出,没有说相声部分原因就是他没有演出搭档。他说自己在西安前后已换了十几位搭档,一直没有碰到合适的。最长的合作了3个月,最短的只有几天。

  马鹤琪目前在高新住,一个月房租一千四百多,一个人住。马鹤琪的妻子与儿子都在东北老家,儿子刚刚9个月,他说没有想过回北京去,这几天正在看房,准备把妻子孩子接到西安来。他说自己的愿望就是好好说相声,让观众认可,不给师父郭德纲丢脸。 本报记者 谢勇强

  马鹤琪在青曲社一直与我合作,九龙心水码九龙心水码!他有着自己的演出风格。合作时候,我们每天都要“对活儿”,我们有一定的默契,他甚至不告诉我今天演什么节目,而是根据观众反应决定演什么节目。有一天不是我们两个攒底,上台后,他突然演了一个我们以前没有演过的节目,但他知道我会。因为我的包袱借鉴了德云社的一些节目。我们那时的信任已经建立起来了。他的节奏比一般人都快。从北京过来的,演出经验比较丰富,跟许多老前辈学了一部分内容。如果在西安好好发展,应该有自己的一方天地。

  马鹤琪首先对艺术是很执着的人,经常看到他和搭档聊活儿的事。我觉得,他能从北京来到西安扎根,说明西安相声市场大,对他们有诱惑力,有一个就有两个,希望更多的相声演员来西安发展。

  马鹤琪这种风格,搭档很重要。因为他对艺术的执着,要求比较高。很多搭档达不到他的要求,所以频繁换。这是为了让自己的节目更好一些。

  我发现很多北京和天津的演员来西安演出时,现场效果并不是很好。京津两地文化和西安还是有很大差异,那里的观众被培养得有欣赏相声的习惯,包括语气、吐字、发声。西安相声目前仍是快餐式消费,这让京津两地的相声演员很不适应。但马鹤琪也让西安本地的演员看到了差距。

  我徒弟也有天津的,香港马报现场开奖结果2020,马鹤琪来西安发展也让他们意识到西安是块相声的风水宝地。京津两地相声演员的认可,说明我们这些人培养观众的方向是正确的,心思没有白费。本报记者 谢勇强